黑白馬與七逃人

關於部落格
這格裡記錄黑白馬的旅行生活點滴。有市集、有人文、有好吃好玩的,還有遊牧生活式的旅行故事,打工度假、勞力交換食宿(打工換宿)、公益(志工)旅行。
  • 733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五結YUMMY芽米金色旅遊-搭鴨母船造訪 流流社 聽噶瑪蘭人ㄟ故事(宜蘭 五結鄉)

參加「五結yummy芽米金色旅遊試遊團」首站來到冬山河休閒農業區,區裡有河有田也有一被遺忘的台灣平埔原住民的舊址-流流社。

保存最完整的噶瑪蘭文化的流流社,是蘭陽平原上噶瑪蘭的代表,也是宜蘭地區僅存無幾的平埔族聚落。流流社的在原住民語音譯中是指地形細長或水流沖積之地,流流社址即位於冬山河南岸的高凸沙地上。

 
噶瑪蘭人在宜蘭有段辛酸的故事,話說早年漢人在蘭陽平原北端建立起第一個漢人聚落---頭圍之後,噶瑪蘭人的土地就在漢人巧取強奪之下漸漸流失,族群也被同化,在吳沙開蘭之後的兩百餘年間,這些最初的平原地主多已消逸無蹤。
百年來,原本生活在宜蘭地區的噶瑪蘭人,最早大約有三十六社之多,後來漢人陸續湧進宜蘭,大批噶瑪蘭人遷往花東,像花蓮豐濱、壽豐兩地就是噶瑪蘭人遷居的地區,只是花蓮的噶瑪蘭人多與當地的阿美族及漢人文化相融合。也因此宜蘭五結地區的噶瑪蘭文化漸漸消失,還好流流社內仍留有少數後噶瑪蘭後代,在舊址上開設文物館,並將噶瑪蘭特有的生活文化放入觀光遊程中,透過鴨母船帶著民眾走入噶瑪蘭,體驗別具噶瑪蘭文化特色的樹屋民宿。
 
搭鴨母船遊舊冬山河
冬山河經過河川整治後,讓五結完全脫胎換骨,並成為了宜蘭最著名的觀光勝地,透過地方人文、自然生態、水域活動與運動觀光,吸引無數遊客前往,為地方創造觀光效益。而搭乘鴨母船遊舊冬山河更是開啟更深層文化體驗之旅的熱門活動,不但讓旅人可以慢遊宜蘭,體驗宜蘭人生活外,還可以深入了解宜蘭五結的噶瑪蘭文化。

新冬山河

舊冬山河


關於鴨母船
有水鄉澤國的宜蘭,早期因為冬山河河道曲折多彎,加上出海口有層層沙丘阻隔,因此,每逢颱風或連日大雨,中、下游一帶必會淹水,鴨母船在此時就成為了很重要的救命工具。

 除此以外,擁有河道系統的五結鄉農民,會透過鴨母船來載運稻米、豬、雞、鴨、鵝…等民生物資,同時也是平日趕鴨的交通工具。
 
搭鴨母船在舊冬山河上靜靜欣賞河道上的風景,河岸上有蘆葦、芒草,河面上有布袋蓮,布袋蓮裡有小魚亂竄,河面上有時會有小魚受驚跳躍的畫面。
 
鴨母船遊樂路線的終點站是噶瑪蘭舊社─流流社。一到流流社,這裡不像一般原住民村莊,有石板屋或是強烈塗鴉藝術,沒有豹蛇或壺品木雕,感覺來到了一座鄉下的農莊,若不仔細觀察,或不經過解說,還真難以分辨與漢人文化的不同。我想這是平埔族的特色,沒有特殊鮮豔的民族意識,愛好和平。
 
流流社聚落入口聳立著一顆高大的橄欖樹(大葉山欖)為大葉山欖歷史標記,據說是尋找噶瑪蘭舊社的一個重要證據,因為噶瑪蘭只要定居一聚落就會栽植大葉山欖樹,代表延續與傳承。
 
流流社鄰長林天成是噶瑪蘭族的後裔,在流流社舊址蓋了一座噶瑪蘭ㄟ古厝,裡頭還蓋了一間樹屋,林伯伯說噶瑪蘭人為了要防禦與觀測會蓋樹屋,所以為了讓自己的文化重現,也為讓遊客可以更貼近體驗噶瑪蘭文化,樹屋就這樣出現在他的民宿裡。
 
噶瑪蘭ㄟ古厝,位於宜蘭冬山河流域,區內鄰近冬山河親水公園、傳統藝術中心。
 

題外話:
若旅行能讓地方更好,旅人是在做功德。
若報導能讓旅人更能接觸地方,愛上那地方的生活文化,透過觀光帶進經濟效益,進而吸引地方人回到家鄉為鄉土努力,作者是在做善事,而地方人無私的為地方文化做努力更是功德無量。

(上文部份資料參考與引用來源:
台灣大百科、宜蘭縣五結鄉公所網站、台灣維基百科)
  
關於噶瑪蘭
 
宜蘭地區,舊稱「蛤仔難」或「甲子難」,正是「噶瑪蘭」(Kebalan)一語的音譯。「Kebalan」在噶瑪蘭語裡面,是「平原之人類」的意思,主要是該族族人用來區別當時居住於山區泰雅族的稱謂。西班牙人佔領北部之後於噶瑪蘭居住地劃定「噶瑪蘭省」(Cabarán)。清朝領台以後,宜蘭歸諸羅縣管轄,至1723又歸新設立的「彰化縣」,7年後再劃入同樣成立於1723的「淡水廳」。在這段期間內,清朝政府對宜蘭地區只有名義上的管轄,並沒有真正設管治理。由於宜蘭被視為行政邊疆,常成為海盜流寇的聚集地。為便於經營開發,在臺灣府知府楊廷理多次奏請設置行政區以後,才於1810設「噶瑪蘭廳」,1875噶瑪蘭廢廳改縣,而以噶瑪蘭的「蘭」字,冠上「宜」字,改稱「宜蘭縣」,由新設的台北府管轄。自此以後,「噶瑪蘭」這三個字就不見了,而「宜蘭」則變成該縣新的專屬名稱。
 
蛤仔難三十六社
 
噶瑪蘭族以前稱為「蛤仔難三十六社」,但事實上其聚落的數量是超過六、七十個社以上。過去對噶瑪蘭族的稱呼都以
 
噶瑪蘭族群首見於歷史的記載,是在
 
被迫離開原居地到花蓮平原
 
1768漢人林漢生初探噶瑪蘭,為當地原住民所殺害。1776林元旻烏石港北邊的河流上溯,成功入墾淇武蘭,為漢人入墾蘭陽平原最早者[1]。然而20年後,漢人大規模武裝進入噶瑪蘭,這次的結果卻是噶瑪蘭族被迫離開原居地。1796漳州吳沙率領軍隊式的集團,以漳州移民為主力,配上泉州人和客家族群,以武力侵犯噶瑪蘭,建立了頭城。宜蘭縣志記載:『惟當時吳(沙)使用火器甚猛,平埔族終於不敵潰走,撤至西勢之哆囉美遠、珍仔滿力、辛仔罕三社為後圖,吳乘勢侵入,沿途無敵,遂入頭圍。』[2]這群已經在這片土地平靜生活了數千年的噶瑪蘭族人,開始了他們翻天覆地的大改變。但早在吳沙帶著漢人開墾宜蘭平原之前,噶瑪蘭人農耕範圍已遍及各地,吳沙所率領的「羅漢腳仔」只能找較為偏僻的地方墾拓。漢人以欺壓的方式,侵佔噶瑪蘭族的土地。例如將死貓、死狗丟入噶瑪蘭族的田地,使噶瑪蘭族因為不吉利而放棄田地。或是推移田埂,使噶瑪蘭人的田地縮減。漢人種種欺壓行為,終於迫使噶瑪蘭族往花蓮台東遷移[3]
 
不久以後,漢人的勢力就遍及噶瑪蘭東西勢三十六社,漢人人口並急速增加。噶瑪蘭人不論在經濟、社會方面,都居於絕對弱勢的地位,他們只好在平原內部做境內的小遷徙,開始遷往
初到該地的噶瑪蘭人,就像當時吳沙挾千人之勢席捲蘭陽平原一樣,很快地也稱雄於奇萊的荒野間,族人紛紛湧至,而逐漸凌駕於原本居住在該地的阿美族泰雅族,加禮宛的「大社」遂成為噶瑪蘭族的第二故鄉。
 
噶瑪蘭族是母系制度的社會,
 
一直被半強迫附屬在阿美族當中的噶瑪蘭族,其實不論是祭典或語言文化,都與阿美族完全不同。因此,從
 
事實上,噶瑪蘭族語至今依然被該族族人保存使用,同時他們也已經編印噶瑪蘭語辭典、語法等教材,做為學校鄉土教學的材料。噶瑪蘭族不僅族群意識強烈,宗教信仰以及文化祭儀也都十分鮮明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